暴風走出樂視危機的困境 馮鑫對2018年信心滿滿

天天品牌   發布于2018-02-27 閱讀 1866   來自:騰訊網

天天品牌網小編獲悉,最新消息,暴風走出樂視危機的困境,暴風集團董事長馮鑫對2018年暴風的發展信心滿滿。

暴風走出樂視危機的困境 馮鑫對2018年信心滿滿

楊鑫倢在樂視飽受資金問題煎熬的2017年,有著“小樂視”之稱的暴風集團,日子也不好過。但馮鑫的運氣顯然比賈躍亭好多了。

2017年底,暴風集團旗下的電視業務運營主體公司暴風統帥,獲得了一筆8億元的融資。這幫助暴風集團走出了困境。

近日,暴風集團(300431)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馮鑫與澎湃新聞記者交流時,詳述了在過去一年融資過程中遇到的困難,以及如何走出樂視危機所帶來的影響。走出陰霾后,馮鑫認為,2018年,暴風電視與小米電視不可避免將正面交鋒。

“回過頭來看樂視,如果樂視在2015年沒有在別的事情上亂花錢,專心做電視,而不要搞汽車,也別做手機,大伙覺得這是一家很棒的公司。”馮鑫說。

暴風日前提出2018年全面聚焦電視業務,并且謀求暴風電視業務整體注入上市公司。這一戰略的提出標志著,暴風集團的核心市場和用戶群將聚焦家庭互聯網市場,家庭互聯網將成為暴風的主戰場。

如何找到蘋果代工商投資?

2017年12月7日,暴風集團獲得上市以來最大的一筆融資,該公司旗下電視業務的運營主體公司暴風統帥,獲得了一筆8億元的融資。

參與這次融資的投資方不是一般財務投資者,而是兩家產業鏈上游的公司,分別是蘇州東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002384,以下簡稱“東山精密”)和如東鑫濠產業投資基金管理中心(以下簡稱“如東鑫濠”),東山精密和如東鑫濠分別持有暴風TV的10.53%的股份。

東山精密是蘋果和特斯拉的供應商,是中國最大的PCB(印制線路板)和FPC(柔性線路板)廠商之一,投資產業鏈下游公司還是第一次。

馮鑫向澎湃新聞記者回憶道,大約在2017年春節以后,暴風TV和暴風魔鏡兩個業務啟動融資,大約五六月時,分別找了兩家FA(融資顧問中介),但令人意外的是,兩家FA的反饋“非常差”,甚至他們自己都信心不足。

“不是估值問題,而是信任問題。樂視電視這個事情,使得大伙覺得互聯網電視(公司資金鏈)不安全。”馮鑫說。

當時融資顧問中介退而求其次,提出做債券融資,然而暴風從未嘗試過,因故放棄。

“那時候我跟兩個業務高管(暴風TV首席執行官劉耀平和暴風魔鏡首席執行官黃曉杰),自己去找融資。財務投資者對風險防范意識很高,找他們基本無望,所以我們審視了一下自己的特別之處,又遇朋友指點,決定還是找產業融資。”馮鑫說。

產業層面,馮鑫一開始的想法是,產業鏈上游對風險意識太強,上游都是薄利經營,利潤率在5%以內,當行業整體信任感較差的時候,如果暴風一旦一筆貨款晚到賬,恐怕之前的合作基礎全部荒廢。

所以馮鑫當時想法是去找產業鏈下游,去找全國各地的零售合作伙伴,讓大家用類似于眾籌的方式來做。“因為他們知道暴風的產品是不是好賣……我真的想過這塊。”馮鑫笑說。

這個方案最后因為籌措資金不夠,以及涉及太多股東不便操作也被放棄。“主要是零售商手頭資金不寬裕。一個賣電器的公司,自己一年辛辛苦苦可能也就賺個百萬元,沒什么余額,還要周轉,如果他給一家給你百萬,就算是賭命了。”馮鑫說。

最后還是逼到了去產業鏈上游找投資方這條路上。

最終敲定的投資方之一的東山精密,是暴風電視的供應商之一。

馮鑫透露,劉耀平是電視行業的老兵,在創維期間就與東山精密合作了十年之久。劉曉平在創維時期的同事黃禮貴,后來也在東山精密擔任副總裁管理工廠。在暴風這輪融資結束后,黃禮貴也加盟了暴風TV。

在東山精密生產的LED屏幕訂單中,蘋果占比很大。資料顯示,2016年東山精密以約40億元收購了一家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Multi-Fineline Electronix。后者主要客戶是蘋果和小米。供應商投資下游公司并不多見,一般他們對下游公司的實際銷售情況了如指掌。“我們可能資源不夠,但是經營效率肯定很好,尤其在供應鏈管控上。”馮鑫說。而這次成功吸引投資,可見暴風對供應鏈的深度參與。

東山精密董事長袁永剛表示,東山精密從暴風TV創立開始就保持了緊密的合作關系,未來,東山精密會向暴風TV提供制造、供應鏈、關鍵模組和器件的能力。

事實上,供應鏈管理非常考驗團隊能力。2017年,小米電視供應鏈負責人吳明錦曾被公司通報,伙同下屬等6人,欺上瞞下形成利益團伙,利用職務便利索取供應商財物,后因涉嫌觸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己被公安機關批準逮捕。吳明錦曾是LCD背光模組研發與制造企業瑞儀光電的少帥和富士康背光業務負責人。

“樂視是自己把自己干死的”

融資順利完成后,暴風的各項業務逐漸拉回正軌,而樂視的淡出似乎也給暴風新的機會。

馮鑫透露,一些原來與樂視合作的代理商,目前已經轉與暴風合作,這其中就包括樂視曾經最大的代理商宏圖三胞。

不僅是渠道商、還有上游供應鏈、智慧家庭周邊產業鏈,甚至裝修公司都來找暴風洽談過合作。

實際上,在樂視之外的互聯網電視廠商中,線下代理商目前只有兩種選擇:暴風或小米。而小米目前正大力拓展“小米之家”自營線下店,跟代理商有一定競爭關系。

“回過頭來看樂視,如果樂視在2015年沒有在別的事情上亂花錢,專心做電視,而不要搞汽車,也別做手機,大伙覺得這是一家很棒的公司。暴風和他們的區別在于,暴風不亂花錢,沒什么窟窿,都是很小的投入。”馮鑫說。

“我從來沒見過一個行業老大,自己把自己斃掉了,而且沒得那么徹底。”馮鑫感嘆說,“暴風一直都屬于資源和資金都比較少的公司,當時樂視有版權,快播的路我們不敢走,我們真的是能夠在那時候還在堅持這樣的用戶規模,通過盈利自己養活自己,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吧,最后也算幸運。”

1月31日,馮鑫對外表示,暴風集團2018年的戰略將進一步聚焦,各個業務和部門都制定了方案,全力落實All for TV。“如果TV業務在2018年底達到盈利預期并符合相關要求,上市公司考慮尋求進一步增持股份,謀求暴風TV業務整體注入上市公司。暴風TV其他股東持有的少數股權注入上市公司,并從2018年第一季度開始,持續公布TV業務的核心業務數據,包括市場份額、用戶和ARUP值(每用戶平均收入)。”

但當澎湃新聞記者問及人工智能、新零售、智能音箱等當下風口是否會有投資,馮鑫表示暴風會很謹慎,“大原則是不會自己干。”

在新零售方面,馮鑫認為,線下開店比較消耗成本。在人工智能方面,暴風也沒有大規模投資自建基礎研究團隊,而是采取與科大訊飛達成戰略合作,雙方希望服務新增百萬臺人工智能助手級電視產品,通過電視產品內置科大訊飛的能力,來為用戶提供語音識別和語義識別。而智能音箱的競爭目前已經進入紅海,阿里等巨頭舍得補貼,馮鑫表示暫時不會進入這一領域。

與小米的補位大戰

暴風此輪融資的另一家投資方,如東鑫濠是由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政府牽頭設立的高科技產業引導基金。如東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翟建華表示,此次戰略投資后,將會以暴風TV為龍頭,在如東建設AI電視產業基地,帶動AI電視產業鏈上下游經濟的發展。

“過去互聯網電視的做法是不涉及上游供應商的,完全簡單的代工合作。我們下一步,在2018年大家可能會看到,我們開始有自己的廠生產電視,而這些廠主要是和如東合作。”馮鑫說。

落地飛快。2月3日,暴風TV江蘇智能產業園奠基開工,總投資10億元,面積200畝,項目建成達產后,三年內人工智能電視整機產銷能力將達到300萬臺。

在馮鑫的構想中,智慧家庭是互聯網電視競爭的第三階段。

“其實這是一個蘋果夢。電視機實際上是一個大屏蘋果,原來我賣完就結束了,將來都有可能提高ARUP值(單個用戶平均收入),留下用戶。”

馮鑫表示。中國電視機市場實際上不是一個新增市場,在過去十年多來,基本都是以每年5000萬臺左右的量“以舊換新”,只不過這兩年,在升級換代的過程中,傳統電視的部分份額被互聯網電視搶占了。

馮鑫認為,到第二階段,則是拼互聯網產品服務,而不再只是拼點播內容的豐富性了。“語音對話應該是分水嶺,它能釋放用戶很多新的需求,用戶不再簡單拿遙控器,而可以購物、查天氣、記事、游戲等。”

第三階段則是智慧家庭。比如,開窗簾、開空調,都能通過智慧家庭的交互中心和運算中心完成。馮鑫認為,電視或音箱將成為智慧家庭的中心。他預估2020年至少20%以上家庭會擁有“智慧家庭”類產品。

暴風集團1月31日發布的2017年業績預告顯示,營業收入預期達到18.1208億-23.0629億元,同比增長10%-40%。該公司稱,增長主要原因是暴風統帥的互聯網電視業務營業收入增幅明顯,較上年同期增長40%。

從發布全行業首款遠講語音AI電視,到首款AI無屏電視,暴風TV的銷量增長曲線在2017年前三季度就已經顯現,前三季度暴風TV的銷量為55萬臺,同比增長29%。

“按理說,暴風電視價格上漲之后,在不虧損的前提下,應該更難賣了,但現在沖一沖還是有可能的。”

馮鑫認為,2018年與小米電視的競爭一定會加劇。“小米很強大,他們有實力,我們有人和注意力。小米帝國的基礎是手機,但手機戰爭2018年肯定會更加激烈,根本不可能降低,所以無論怎樣,手機業務會消耗他們60%的注意力,甚至80%。”

根據規劃,暴風TV 2018年將實現單用戶盈虧平衡,2019年進入整體盈利期。

“我們提了一個比較激進的目標,一年時間當互聯網電視行業第一。但我們不敢對外說,明年銷售目標,賣多少臺整個攤銷成本才能下來,我們還定了ARUP的目標值。內部當然有數據,但是這個東西一喊出去就變樣了。”馮鑫說。

最后天天品牌小編期待2018年的暴風會帶給用戶新一輪的體驗。

查看全部

品牌人物

赛车双人游戏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