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致力于公益事業的退休老頭任志強

天天品牌   發布于2018-02-11 閱讀 1543   來自:騰訊網

這期天天品牌小編為大家介紹的是任志強,一直致力于公益事業的退休老頭。

2014年到2015年,任志強擔任阿拉善SEE第五任會長期間,大概四百六七十天,相當于三分之二時間在為阿拉善SEE奔走。一直致力于公益事業的退休老頭任志強

大概很難在別的場合看到這樣的任志強。

舞臺上,他穿著海魂衫,戴著紅領巾,身子隨旋律微微晃動。一首《祝酒歌》被幾個和他一般年紀的長者唱得斷斷續續,多數詞句不在調上。他拿著話筒微笑,有些訕訕的表情。

這是阿拉善SEE生態協會(以下簡稱阿拉善SEE)在長沙舉辦的2017年企業家公益之夜。13年前,在阿拉善月亮湖的一頂帳篷里,心懷“治理沙漠、治理沙塵暴”的雄心壯志,67名企業家成立了阿拉善SEE。任志強是創始會員之一。

在公眾的認知里,任志強“梗著脖子”“板著面孔”“怒目圓睜”的單一形象已然定格。曾經不止一次有人問他,為什么總是不笑?他回答:“因為你們看到我總是在工作場合。”或者反問:“我剛才沒笑嗎?”

晚宴開始前,任志強挨桌握手寒暄。這不是一個輕松的活兒。13年間,阿拉善SEE的會員已超800名,此次到場者即近400人,不斷有人要求合影,他來者不拒,臉上始終保持微笑。夜里10點多,他在幾個人的簇擁下走出會場,門口仍有一撥人圍著,等待與他合影。

也許是花白的頭發為他添了些慈祥之態,任志強整個人感覺柔和了許多。晚宴前一天下午,我們采訪了他,聊得興起,原定的兩小時又延長了半小時。每一個問題他都答得認真,娓娓道來如講故事一般。臨走,他對我們連說幾聲“辛苦了”。

幾年前,本刊第一次采訪任志強,相比當時“孤傲如雄鷹”的印象,如今的他多了許多人情味。至少在這個只關乎公益的場合,他一點也沒有表現出向人開火的性格,甚至還會示弱。

晚宴次日,阿拉善SEE 2017年度會員大會召開。在重要議程章程修改環節,因為對某一項章程的合理性普遍存在異議,章程委員會主席喬文駿在臺上被眾會員輪番質問。任志強舉手發言:“剛才你們為什么吵架?因為我。如果有錯誤,不應該是章程委員會的責任,應該是我們那屆理事會的責任。”他是阿拉善SEE第五任會長,爭論中的那項章程正是源自他任期內的遺留。

現場有人起哄:“您是承認錯誤嗎?”

任志強毫不猶豫地回答:“我是承認錯誤啊!”

“好!”現場響起一陣掌聲和歡呼聲。

2014年,從華遠地產董事長一職退下來以后,任志強百分之八十的精力花在了公益上,投入時間最多的當屬阿拉善SEE。2014年到2015年,他擔任阿拉善SEE第五任會長期間,“大概四百六七十天,相當于三分之二時間在為阿拉善SEE奔走。”

《中國慈善家》2017年12月刊封面

此次會員大會將選舉產生第七屆治理團隊,上臺發表演講時,他開口介紹自己:“我是一個退休老頭兒。”

這是他如今給自己的定位。這一定位的背后,他過往引發的所有激烈爭議、他的強悍與鮮明的我行我素悉數散去,回歸平淡,甚而有落寞之感。

在與阿拉善SEE相伴的這13年里,在輿論世界中,他是人盡皆知的“任大炮”,是“暴利追求者”。他對房價上漲的預測,“我只為富人蓋房子”“應該把窮人用圍墻圈起來”等刺耳的話招人痛恨和鄙視。一本雜志曾做了一期封面報道,冠以標題“‘人民公敵’任志強”。而隨著房價一路飆升,他曾經的預言成真,他又被封為“房神”,并成為“姑娘們最想嫁的人”。恨他的人和愛他的人都是出于同一個理由:愛憎分明,不說假話,講理。

潘石屹了解任志強,他覺得任志強“肯定不壞”,最多是在表達中,坦率得讓人感覺有點不成熟而已。“如果我們遇到身患殘疾的朋友,大家一般都會委婉地把這些人說成‘視力有障礙的人’‘行動不方便的人’等等。但任志強一定會說,‘你這個瞎子’‘你這個瘸子’……別人生氣不高興了,他可能還會接著說一句:‘這難道不是事實嗎?’”潘石屹說,這是任志強一貫的表達方式。

原搜狐網總編輯劉春曾說:“跟他(任志強)交往久了,你會發現,他除了直之外,還特別好脾氣,他大大咧咧,他無所謂,他不生氣,他享受著人們對他的‘欺負’。”

任志強在微博上曾有三千多萬粉絲,他很得意地分享過他在微博上的待遇:“在微博上,有一個人罵我,我不用去回罵,會有100個人替我去罵他,結果那個人的微博關了,我的卻不用關。”

但他的微博還是被關了。因為對某些話題的過激評論,去年2月,他的微博賬號被關閉。

阿拉善SEE伴隨了任志強的不變,也見證和促動了他的變。在阿拉善SEE的13年間,他曾當選為監事長、章程委員會主席、會長,是迄今唯一一位把阿拉善SEE治理團隊三個重要職務都當過一遍的人。

韓家寰是臺灣大成集團董事長,阿拉善SEE第三任會長,他回憶說第一次見到任志強時有些“害怕”,后來相處久了覺得他“很好玩”,“氣嘟嘟的,吵起來很大聲,而且很會講話,一下把那個理就占到了。”

“越來越柔軟了”,阿拉善SEE第六屆副會長童書盟評價任志強。在阿拉善SEE,她見過很多任志強以往不曾有過的樣子,“為了賣小米他扮演成大廚去做飯,如果有小孩子的活動,他還會給小孩子編頭繩、扎發卡。這些都是他放下架子去做的,但不是裝樣子,真的是發自內心喜歡這些。”

曾經有媒體到內蒙古阿拉善地區探訪阿拉善SEE荒漠化防治項目“一億棵梭梭”,拍下了任志強雙膝跪地為志愿者示范種梭梭樹苗、錄繞口令為梭梭項目募款的樣子,“這還是任志強嗎?”這家媒體感慨。

“退休老頭兒任志強”好像有另一副形象了。正如潘石屹所說,過了60歲,任志強把大量的時間放在公益事業和環保上,勁頭十足,似乎真正的生命才剛剛開始。

2013年11月9日,阿拉善SEE 2013年度會員大會暨公益晚宴在北京召開。任志強以高票當選阿拉善SEE第五任會長。圖為任志強與阿拉善SEE的創會會長劉曉光(中)、阿拉善SEE第四任會長馮侖合影。

大炮和綿羊

從成立開始,一群大佬就在阿拉善SEE展開了博弈,劉曉光、王石、馮侖……無一不是在自己企業里說一頂十的人。任志強回憶,第一次開會就吵架到凌晨4點。

那一次,創始會長劉曉光從兜里拿出一張紙條,宣布他擬定的理事會名單,名字還沒念完就被搶走撕毀。在一片吵嚷之后,這個組織的游戲規則得以確立:一人一票,競爭上崗。

阿拉善SEE治理團隊由理事會、監事委員會、章程委員會組成,三個機構各自制衡,共同完成治理。會員大會是阿拉善SEE的最高權力機構,由協會全體會員組成,理事會是會員大會的常設機構及決策機構,代表會員大會行使職權。監事會為阿拉善SEE最高監督和裁判機構,章程委員會負責協會章程的修改和解釋。

在最初的兩年里,任志強都沒入選治理團隊(2005年競選是因為盧正昕不能繼續擔任監事長而進行的補選),這是他不曾想到的。以往都是別人主動找到他,請他擔任某個職務,他都是客氣或推脫的角色,但在阿拉善SEE,過往的經驗不靈了。

2007年,第二屆換屆競選,任志強拿著那本封面為《“人民公敵”任志強》的雜志上臺,“我被稱為‘人民公敵’,我最大的罪狀就是說真話。”他指著雜志說,“如果我能當選,我一定會說真話。”

這一次,他高票當選,出任監事長。這一屆的會長是王石。

王石曾說,他在阿拉善SEE學會了妥協。這其中大概少不了任志強的“功勞”。“王石當會長,我們在理事會上經常吵架。”任志強說,“他為什么妥協呢?權力制衡,我們監事會老管著他,不妥協不行,不妥協我們投訴他,罷免他,就得妥協。”

一次理事會上,執行理事會批準將一筆500萬元的閑置資金用于短期投資,此后,秘書處在沒有理事會授權的情況下又投入800萬元,雖然最終獲得了幾十萬元的盈利,但任志強后來在大會上不留情面地批評此舉“存在財務風險”。最終,該事件以“秘書長楊鵬承認錯誤,會長王石公開檢討”作罷。

“我(監事長)的任務就是告訴你什么不能做,章程規定什么我就按章程辦,章程不合理再修改章程,修改完章程以后我才按新的章程去辦。”任志強說,這就是權力互相制衡。

任志強任職監事長時給錢曉華留下了深刻印象。錢曉華是阿拉善SEE第六任會長,融創(中國)上海董事。“他說話一點不客氣,但是他心很細,有很多觀察,非常講道理,有根有據,他當監事長的時候給人提意見也是根據章程,第幾條,第幾條,都有依據的。”錢曉華說。

任志強任會長時,錢曉華擔任監事長,有一件事雙方印象都很深刻。2014年,理事會通過投入1200萬元購買諾亞財富理財產品的決議,資金進入資本市場后出現風險,監事會要求理事會拿出合理解決方案,否則就在全員大會上通報。幾經商議,任志強決定讓理事會承擔責任,所有同意該項決議的理事共掏腰包把資金缺口補上,“公益的錢不能讓它沒了”。結果出乎意料,“我們的表態讓諾亞財富很感動,他們的合伙人把這個產品買了,把錢按照原來約定連利息都給我們,他們把這個責任承擔了。”任志強說。

錢曉華能感受到任志強當時的緊張和壓力,“但他覺得我說得有道理,他也當過監事長,要像平時他比較強勢的作風,他肯定說那不行。(這一次)他一句話也沒有。”

王石對任志強有過一句評價——“公益慈善讓他由大炮變綿羊”。任志強承認這個說法,他說,角色變化對自己影響很大。“我當監事長的時候,可能開炮比較多,因為要管別人。當會長的時候就要聽別人的多一些。角色不一樣,不能老開炮,人家是來監督你的。”他用家庭作比,在家庭里一個人可能是父親,同時可能也是兒子,還是孫子,不能用當父親說話的語氣跟自己的父親說話。

對規則的服從,使得阿拉善SEE十幾年來不僅沒有吵垮,反倒越吵越好。“我們吵架最基本的共同點就是所有人都是為了讓它更好,不是為了某個人好,或者讓某個人不好。我們吵架是有規矩的,是按規則來的。”任志強說。

他自詡為“最不強勢的會長”。但在別人眼里,他依然很兇。

坊間有傳言稱,阿拉善SEE的秘書長是最難當的,因為這個職位面對的是眾多習慣了“指手畫腳”的企業家,個個都很強勢。劉小鋼是截至目前任職時間最長的一位秘書長,與韓家寰、馮侖會長合作之后,在任志強任會長期間,她還擔任了一段時間的秘書長,后來因為身體原因提前卸任。“(任志強)絕對強勢,他經常罵我。”劉小鋼回憶,“但是他強勢有一個優點,他有非常好的習慣,會花很多的時間對事情做了解,他覺得他懂很多東西,所以他會強勢,而且他很多東西的確是對的。”

任志強出任會長,將企業運作流程帶到了阿拉善SEE,希望借此提升團隊執行力。“他對每件事情的要求非常高,這是好事。所以我有時候跟大家說,你們不要覺得任會長在批評我們,其實是任會長在塞東西給我們,我們跟企業比,跟任會長自己的華遠比,肯定很多東西做得沒那么嚴謹,那現在任會長用這樣一個標準來要求我們,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只會讓團隊越來越好。”劉小鋼說。

2015年,任志強卸任阿拉善SEE會長時,秘書處制作了一個短片《致敬任志強》。短片里,工作人員們普遍表示,任志強兇、嚴格,但很多人也同時提到一個詞:可愛。

曾經有媒體到內蒙古阿拉善地區探訪阿拉善SEE荒漠化防治項目“一億棵梭梭”,拍下了任志強雙膝跪地為志愿者示范種梭梭樹苗、錄繞口令為梭梭項目募款的樣子,“這還是任志強嗎?”這家媒體感慨。

把公益特別當回事兒

兩年會長任職期滿,任志強發表卸任演說:“我一定要干得超過前四任會長,而且要給后面的會長巨大壓力,讓他們投入更多。”幾百名企業家三次全體起立為他鼓掌。

他的成績有目共睹。

在任志強任期內,阿拉善SEE發展了近300名新會員,超過前10年的會員總數。阿拉善SEE內部有說法稱,到了任志強這一屆,阿拉善SEE總部不僅是宣傳隊,還是播種機。任志強到全國各地找當地領袖級的企業家,說服他們舉大旗,在當地成立環保項目中心,“這些新發展起來的項目中心不像馮侖(阿拉善SEE第四任會長)那一屆本來就在當地有基礎,任志強這一屆可以說是平地起高樓。”有了項目中心就有了自我造血模式,中心在當地自我發展,中心與中心之間在發展會員、做環保公益項目等方面也會互相競爭。在阿拉善SEE內部,這一度被認為是任志強任期內最大的貢獻。

在任志強任上,“一億棵梭梭”和“任小米(沙漠節水小米)”成為阿拉善SEE荒漠化防治和解決扶貧問題的兩大法寶,“梭梭”和“小米”也逐漸取代“大佬”,成為公眾眼中阿拉善SEE新的標簽。

梭梭梭梭被譽為荒漠生態的保護神,一棵梭梭能固10平米沙,“一億棵梭梭”的目標是用10年時間在阿拉善地區種植1億棵梭梭樹,恢復200萬畝植被。小米與其他作物相比更節水,阿拉善SEE采用滴灌技術,1斤小米可以節約1噸水,“任小米”通過與阿拉善當地牧民合作,推廣小米種植,由社會企業為阿拉善的小米打通銷售渠道,將其推向市場,為牧民創收。

“梭梭2017年已經種植70萬畝,明年可能超過100萬畝,可能用不了10年我們就能提前完成‘一億棵梭梭’。”任志強對項目進展一清二楚,“小米從前兩年種二三十畝到二三百畝到現在上萬畝,我們準備擴大到15萬畝,這樣整個騰格里沙漠地區的水資源就會大量回收,我們去年節水210萬立方米。”

但他并不把功勞往自己身上攬。“小米和梭梭都不是我弄的。小米是第三任韓家寰弄的,梭梭簽協議是第四任馮侖簽的。這兩個項目應該說都是前面的人打下的基礎,梭梭在我這一屆開始大面積種植和擴大化,小米是我這一屆擴種以后開始引入市場,叫‘任小米’是因為我這一屆當會長,所以以我的名義來進行推廣和推銷,一直延續到現在。”

馮侖曾經評價任志強,把自己的事兒不當回事兒。任志強任華遠董事長時,在任何場合從來不提華遠的成績,也不曾為華遠做過一次廣告。

但是對于阿拉善SEE,任志強從不避嫌。

在任志強掛職的多個實體,他無一例外均對阿拉善SEE進行“推銷”。他擔任主席的中國城市房地產開發商策略聯盟,一半以上的會員被他拉入阿拉善SEE;他創辦的金融博物館讀書會,理事里有一半以上是阿拉善SEE會員;他擔任會長的全聯房地產商會,有一部分人加入到阿拉善SEE。

2015年1月13日,中糧我買網聯合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和大成食品召開新聞發布會,正式推出阿拉善沙漠節水小米,因任志強擔任阿拉善生態協會第五任會長,沙漠小米也因此被定義為 “任小米”。潘石屹出席了此次發布會。

他在一切可能的場合向人推銷“任小米”,“拿出你們的手機搜索任小米公眾號,在公眾號上去買小米。”在一次房地產年會上,任志強收到80多萬元對阿拉善梭梭、小米的認購款。他和王石參加中城聯盟會議,一頓午飯下來,在王石的幫助下,任志強賣了330噸小米。

阿拉善SEE會員也會把禮金折現成梭梭或小米。潘石屹的兒子結婚時,馮侖送了50萬元的禮金,在任志強的“搗亂”下,這50萬元禮金變成了荒漠上的5萬棵梭梭。

“宣傳企業是以營利為目的,我們更希望企業的宣傳是靠實業操作,而不是靠嘴皮上去說;但是公益組織不一樣,公益組織如果不做大規模宣傳的話達不到效果。”任志強說,很多時候,環境保護的宣傳工作和地方政府的形象會有沖突,比如給一個學校捐贈凈水機,那里的水比較硬,水質不好,但相關部門不會讓辦捐贈儀式,也不能做宣傳,“你送凈水機是個好事,但你宣傳我的水不好,這就不是好事了。”

類似的事情經歷多了,大家都心知肚明。環保是好事,但很難上電視,也很難上報紙。“怎么辦呢?就只能靠我們自己去宣傳,把這個事說清楚,讓更多人知道。”任志強說。

在擔任會長期間,他把發展新會員作為自己的首要任務,“我們不僅僅是要錢,不是說你捐了一百萬就能解決問題,而是說讓更多的人來參與。環保如果不能影響更多人參與,只是少數精英在做的話是做不來的。”任志強說,阿拉善SEE不僅需要“大佬”參與,更希望中小企業主乃至所有人都參與。

當選會長那年,他給自己存了20萬元,作為阿拉善SEE活動經費,到全國各地發展會員、宣傳環保。兩年下來,賬戶余額還剩6000元,“都花在這些公益活動上了,住宿、車票、飛機票等,都是自己掏錢。”

此前,他一直認為自己是歷任會長中做得最好的,讓他欣慰的是,“我下一任比我做得不差,甚至還更好。”

在任志強任上,“一億棵梭梭”和“任小米(沙漠節水小米)”成為阿拉善SEE荒漠化防治和解決扶貧問題的兩大法寶,“梭梭”和“小米”也逐漸取代“大佬”,成為公眾眼中阿拉善SEE新的標簽。

定海神針

加入阿拉善SEE 13年,任志強在四屆治理團隊均擔任過職務。他曾經想過,是不是該讓位,把機會留給更多年輕人,但今年年初劉曉光的去世改變了他的想法。“他(曉光)卸任會長的時候,我們曾經提出讓他當榮譽會長,終身的,他拒絕了,更重要的是他仍然每一次都競選理事,所以當他去世以后,我想他這種精神應該在所有會員中發揚。”

任志強說,他希望繼續努力為這個協會做出貢獻,種子種下了還得讓它們長成大樹變成森林。

張媛是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現任秘書長,任志強的做法讓她覺得安心。“我們的創始會長曉光總去世太早了,我覺得任會長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他可能就覺得,突然間這個機構的擔子落到他的身上了。之前曉光總在,是大家的主心骨,曉光總走了,那可能任會長要成為大家背后的一個定海神針的感覺。所以很多時候他會站出來,擔當、調節、找資源。”

阿拉善SEE 2017年會員大會前夕,張媛在群里“嚷嚷”:“這么多會員來參加,我們沒有這么多預算開這個會,誰有免費資源可以提供一下嗎?”

張媛回憶:“任會長馬上跑了出來,他就去聯系了這個五星級的酒店免費給我們開會。”張媛說,按照公益組織的標準,是不可能有預算在五星級酒店開會的。

在任志強的張羅下,大會場地和餐飲由長沙君悅酒店提供,晚宴由阿拉善SEE湖南企業家會員支持,參會的人自己承擔路費、住宿費,沒有接送機服務。“最初開會預算很高,我說不行,花這么多錢去開一個會那還得了?所以大家分了,你弄一點他弄一點大家把它分了。”任志強說。

會員大會前夕,任志強提前到達長沙,和長沙的會員一起吃飯。席間閑聊,有人說:“大家參與競選都在拉票,你不用拉票,我們替你拉票,就希望你一定在里頭。你在里頭我們放心,新選上了不管誰他都不會干壞事,有人監督他。”

毫無懸念,他高票當選理事。實際上,除了前兩次落榜,往后每一次他總是以極高的票數當選。

任志強覺得,敢說真話或許是自己唯一大于其他人的正面作用了,“所有的成績一定是大家共同所有的,我出去全都這么說。論出錢有人比我多得多,但我的好處就是利用我的社會影響力,大家都知道我是一個喜歡說真話的人,我可以讓這個組織被大家認為是誠信的。”

前不久,任志強受邀參加一個會議,主辦方安排一位畫家為他現場畫了一幅畫。他當場把這幅畫拍賣,宣布所得100萬元全用于公益和環保事業。他回憶道:“然后拍得的人跟我說,他要把這幅畫拿出來捐掉再拍一次,他希望有更多的人參與其中,為社會,為公益做出貢獻。”

任志強很感動,他說,有更多的企業家把自己的財富用于支持社會公益活動,這個幸福,比被關了微博的失落強太多了。

童書盟記得,任志強微博被關的那段時間,朋友們去給他過生日,他整個人都很落寞,“好像一下子把他另外一個世界的門給關上了。我說怎么辦呀?他說沒什么辦法,就慢慢地接受唄。”現在,“關掉了微博的一個門,他又有另外的時間去閱讀和去做公益了。”童書盟說。

“我覺得,人生要考慮的是當你遇到問題的時候,是不是就不能傳播社會需要的知識、經驗或者其他東西了?我覺得不是。我覺得我利用大量的時間去做環境公益工作,我們收獲也很多,我們得到的樂趣不比在微博上得到的樂趣少。” 在12月初的一次活動上,任志強如是說。

同在這次活動上,任志強的一段發言被評價為“有點看破紅塵的味道”。“我就是個退休老頭兒,不可能有什么遠大的目標,也沒當過國家干部。”他說,“但是作為企業家,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讓每個人的善心都被喚發出來,如果每個人都從善的角度出發,這個社會一定比現在更好。”

類似的話他早就說過,在那一本他曾經寫到深夜痛哭的回憶錄《野心優雅》里,任志強寫道:“我只想保持自己的原汁原味,我愛這個國家,愛這個民族,愛這片土地,我希望這個國家變得越來越好,成為國人的驕傲。”

他的這份善心是一直存在的。

查看全部

品牌人物

赛车双人游戏大全